a a a a a a a a a a a 河北:女子遭扇14记耳光被扒内衣 围观男子嬉笑_新闻天下——读取天下新闻

河北:女子遭扇14记耳光被扒内衣 围观男子嬉笑

女大学生登山跨年被困 六旬村民全程背下山|姚立|成都学院

资料图

资料图

原标题:我的充电宝,进了谁的兜?

很多市民都有过这样的经历:由于机场的严格安检,充电宝、化妆品、打火机会在安检处被拦下。要么寄存,要么快递,要么只能丢弃。登机时间紧迫,很多人来不及,只能忍痛丢弃。似乎,这些充电宝之类的物品被扔进了垃圾桶。不过,我们又在网上发现了它们。有的网络卖家,正在销售号称是“机场罚没的充电宝”。我们花了百余元买来的充电宝,现在却被以十分之一甚至更低的价格出售。我们曾经心爱却无奈丢弃的充电宝,现在却可能成了某些人牟利的东西。

网络卖家

号称机场扣留低价批量出售

智能手机的普及,也带动了充电宝的普及。一个普通充电宝的价格,原本应该在百元上下。稍好一点的,则要二三百元。不过,最近网上出售的一些充电宝,价格却便宜得出乎意料。有的每个20元,有的甚至15元。

记者在一家知名的购物网站上,找到了几位销售这种充电宝的卖家。卖家号称,充电宝是“机场安检罚没”而来的。从卖家提供的照片上来看,充电宝都有使用过的痕迹,有的外壳已经严重磨损。这些充电宝的品牌,也几乎都是一些小品牌,甚至包括一些自己组装的充电宝。有的充电宝上面,甚至没有标注容量。销售的这些充电宝,也不带电源线。如果需要,卖家可以另配,但并非原装的线。

卖家说,充电宝主要来自南方一些机场的安检处。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旅客丢弃的。有的是因为旅客携带了超过规定数量的充电宝,不得已只好丢弃在安检口外;也有的是因为充电宝的额定能量太大,不能带上飞机而丢弃。

记者注意到,有的卖家出售的充电宝上,每一个都贴着小标签。标签上有航班号、日期,还有机场的三位英文字母缩写。卖家说,这是记录扣留充电宝时的信息。对于充电宝的来源,卖家说,就是机场安检罚没的,然后转卖而来的。因为是转卖的二手的,而且大多是比较廉价的品牌,所以也不敢确定质量。

安检门外

会被统一收集还会定期捐赠

北京首都机场,对于乘客携带充电宝的要求,是额定能量不能大于160wh。超过160wh的充电宝,不能带上飞机,也不能托运,只能寄存、发快递,否则只能丢弃。携带的数量,是每人两个。如果携带的数量超过了,也只能寄存、发快递或是丢弃。记者注意到,常有携带超标充电宝的乘客被拦下,他们只能办理寄存或快递。有的乘客感觉时间来不及,再加上充电宝的价格挺低,就干脆扔在安检处了。

记者从知情人士李敏(化名)处得知,首都机场的安检口外,都有专门的大桶。每天被安检员拦下的充电宝、化妆品、小刀具、打火机等物品,如果乘客不愿寄存或者快递,那就都会被装进大桶里。寄存但已经过期的上述物品,也会被同样处理。其中的一次性打火机,会被挑出来放到到达口,以供下机的乘客取用。

包括充电宝在内的这些物品,虽然已经算是被乘客丢弃的,但无论是安检员还是其他的机场工作人员,或者是清洁工,都不能随便拿。每隔一两天,等到这个桶被装满,就会从机场拉走。“当时的说法是,作为捐赠物品,送给一些慈善机构,”李敏说,虽然是捐赠,但是即使是机场的内部工作人员,也不知道送给谁了,也不知道送去之后怎么处理。

对于充电宝等物品的去向,李敏也曾有过怀疑:“说是捐赠,送给慈善机构,但什么机构会需要大量的充电宝,会用这些剩下的化妆品,会用这种小刀呢?”关于充电宝等机场安检拦下物品的去向,本报记者致函首都机场新闻中心。但截至今天中午本报记者发稿时,尚未接到机场方面的回复。

安检员说

即使是打火机也不敢随便拿

王明(化名)是一名机场安检员,供职于某直辖市的机场。王明说,旅客在安检处被查出的不许带上飞机的物品,的确旅客只能丢弃。但这些丢弃的物品,无论是安检员还是机场的其他工作人员,都不能随便拿走。“即使是一个打火机,也不能随便拿。”

王明说,如果充电宝标注的额定能量大于规定值,或者携带的数量超过规定值,就只能寄存,或者在机场发送快递。但有时候寄存的物品过期后,乘客还没有来领,这些物品就只能由机场来处理。

有一些价值不高的物品,比如充电宝、打火机、用过的化妆品等,乘客则会选择直接丢弃在安检处。对于乘客丢弃的一次性打火机,国内各个机场的处理方法基本相同,就是用一个箱子装着,放在到达口,供下了飞机的乘客取用。

“但即使是一次性的打火机,我们也不能拿,”王明说,在很多外人的理解中,安检员是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打火机拿走。“但实际不是这样的,”王明举例说,比如放在到达口的一次性打火机,乘客可以随便拿,拿两个、三个都行,但安检员就是不能拿。

“一次性打火机都不能拿,更别提乘客丢弃的充电宝、化妆品了,”王明说,每个机场都有专门的部门处理这些物品。但对于所谓的专门部门如何处理这些物品,是否真的会像网络卖家所说,这些充电宝之类的物品会被卖到市场上,王明说,他就真的不知道了。

不能成为个别人牟利的工具

除了首都机场外,记者也了解全国一些大型城市的机场,得知对于这些被乘客丢弃的物品,各个机场处理的方式基本相同。各机场都是先收集起来,然后再处理。但对于具体的处理方式,以及这些物品的流向,各机场均未透露。记者查阅以往资料,发现曾有媒体报道类似事件。报道中称,长沙等地机场曾出现工作人员私自留下、处理乘客丢弃物品的事件。

“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内,经常见到有工作人员将乘客被机场‘没收’的东西留下来自己用。如果是没有拆封的食品,很快就会被工作人员吃掉。而其他物品如洗发水、化妆品和打火机等,有时候会自己留用,如果高档的话还会用来送人。而昆明巫家坝机场的工作人员否认机场将乘客自弃的物品留用或转卖,他说乘客将自弃物品扔进垃圾桶后,都是由清洁工进行清理的,机场对此并不知情。”

对于包括充电宝在内的这些在安检处被拦下物品去向的问题,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亚律师认为,如果充电宝或者管制刀具属于“罚没”,那所有权就属于国家,任何人不能私自处理,更不能用来卖掉赚钱。

如果是这些物品寄存过期,则虽然过期了,但所有权仍然属于寄存乘客。机场方面有义务通过电话等方式,尽量通知寄存人来领取,或者通过快递等方式,尽量把物品还给寄存乘客。如果已经过期,机场方面可以收取过期保存费,但不能因为已经过期就随意处理。

李亚律师认为,如果是旅客丢弃的,那么无论是被工作人员捡到,还是被机场统一处理,都是合法的。不过,李亚律师也表示,机场方面应该建立统一的处理此类物品的机制,杜绝其中可能出现的漏洞,不能让百姓们因为带不上飞机而被迫丢弃的物品成了个别人牟利的工具。

本报记者李嘉瑞张硕文并摄

女大学生登山跨年被困 六旬村民全程背下山|姚立|成都学院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